含羞草app无限播放

“你……”苏皇后猛地愣住,下意识地伸手指着顾判,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然后她便听到顾判毫无顾忌地接着说了下去,“男女之别古往今来既有之,但习惯成俗的东西呢,也不一定都是完正确,若非如此,为何上古之圣人曾大声疾呼,创世之盛举,敢为天下先?”

“初年天下纷争,百族大战,龙纹帝国之初祖领军横扫,平定天下,一改过去诸部林立,相互攻歼之乱象,后更是迁族划地,建县设府,改章立制,坐上了史上第一位皇帝的的宝座,自此终结乱世,造福众生,可谓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那娘娘可以想一下,龙纹初祖做的又是什么事情,是不是摒弃旧统的大逆不道之行径?”

“若将来明月公主能高卧九重天上,伟力归于一身,龙战于野,封镇妖邪,安民济世,四方生平,如何不能得后世尊奉一声人族圣人,紫月大帝?”

苏皇后深深吸气,面色涨得通红,艰难说道,“你……你,这不一样,你就是在一派胡言!”

此时此刻,她再也无法压制心底不断涌起的忧虑,咬牙低声道,“本宫现在就把话放在这里,此事绝无可能,顾千户必须谨记,身为朝廷臣工,效命的只能是陛下,尊奉的也只能是陛下……千户能救本宫与危难之中,便已,便已经立下大功,万万不可胡思乱想,存那非分之念。”

顾判悄无声息收了笑容,语气平静道,“娘娘言重了,俺老顾也不是那种野心勃勃之辈,非想要将娘娘和公主拉上战车,求那虚无缥缈的从龙拥立之功,刚才一番话不过是酒后胡言乱语,娘娘听一听、乐一乐也就算了,莫要当真,也莫要害怕。”

苏皇后暗暗在衣服上拭去了手心满满的冷汗,心道这竟然只是听一听乐一乐?

这些无法无天、大逆不道之谬论都快要让她忧虑成疾,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顾判仔细观察着对面的反应,等待了片刻后接着说道,“不过,原本在下便于紫月公主相识于草莽之中,集市之内,也算得上是老熟人关系,紫月公主又礼贤下士,明事知礼,咱老顾对公主殿下便也多了几分忠诚敬仰之心,既然今日有缘在异闻之中再次相遇,我也就有几句话,希望娘娘能够知晓。”

苏皇后抿了抿双唇,只觉得手心深处又开始沁出冷汗,她稍稍稳了稳心神,叹了口气道,“顾千户请讲。”

“那我就直说了……娘娘虽长居宫闱之中,却也应该听闻如今天地生变,异闻频发之事。”

纯美小橘曲线风姿十分诱人

她眼中波光一闪,缓缓点了点头,“本宫对此亦有所耳闻。”

顾判悠悠叹息一声,“那娘娘知不知道,天地生变,乱局已至,尤其自冬日惊雷之后,乱象已然一发而不可收拾,本朝境内天降黑雪,地涌黄泉,百鬼夜行,北地草原则牲畜反噬,狼族大兴,人族涂炭,生机凋零……或许最多不过数年,整个天下便可能会会呈现出人间炼狱之险恶局面。”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娘娘纵然身居重重宫闱之内,亦不是绝对安之地,若是危机来临,你有没有想过,又该当如何才能护住自家和公主殿下的安?”

苏皇后陷入沉思,许久后才面色沉凝道,“顾千户所言之异闻事件,本宫确实有所耳闻,也知道陛下已经于之前建立了异闻司,归属于缇骑之中,当下正在筹划组建天机府与金节卫,应该就是为了应对目前之情况……”

她微微皱眉,停顿少顷后疑惑道,“异闻司、天机府、金节卫,再加上本朝数十上百万精锐披甲战士,六扇门诸多探子官差,如此数管齐下,多措并举,难道精锐还奈何镇压不了那些各处异闻?”

“难,很难,非常难。”顾判每说一句,语气便阴郁一分,直到最后已经犹如红炎覆盖范围之外的风雪,森寒刺骨,“异闻之所以称之为异闻,最大的难处就在于它很难通过人世间的武力去镇压祛除,若非如此,它也就不会成为当今之最大祸患,举个例子吧,远的不说,就说皇后娘娘突然间从深宫之中来到此处……”

她忽然出声打断了顾判,“此事却并非顾千户所想的那般,本宫并不是从宫中被陷入到了此处,而是从城外的官道返回京都途中,毫无征兆便从马车车厢内出现在了这里。”

顾判深以为然点了点头,“那皇后娘娘銮驾之侧,定然有精锐御林军阵沿途护送,还应有高手居中策应保卫,既然是如此严密之防护力量,怎地还让娘娘身陷险地,甚至差点儿在山洪暴发之下负伤?”

一说到山洪暴发,她的面上陡然闪过一丝红晕,再看看丝毫没有异色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顾判,暗道此人还真是个粗疏憨傻的江湖人出身,纵然受了招安也无法洗去那些江湖习气,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男女避嫌,似乎也怨不得他说出那种女子登基为帝,千古留名人族圣人之类的混账话来。

他还在等着她的回答,却万万没想到这女人的想法是如此发散,早已经将思路跳跃到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注的地方上面。

直到过了十数个呼吸后,她才重重呼出一口气息,有些没好气地道,“你刚才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两个百人队,还有大批的宫内侍卫,以及好几个所谓的奇人异士随侍在侧,本宫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地落入到了此地。”

顾判也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这位苏皇后就发起了脾气,但既然讨论已经展开,他便接着说了下去,“皇后娘娘所言甚是,确实就是这么个道理,在面对这些异闻时,它们的力量和普通人并不在一个层次,若是当这些东西越来越多,便会引发大规模的乱局……尤为甚者,当面对某些无法名状之异类时,人多并不一定是好事,反而是坏事。”

“更重要的是,如今天地生变,导致一部分人也发生突变,获取到超出想象的诡异力量……”

说到此处,他似笑非笑深深看了她一眼,直到她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去,才继续说道,“而当一个人骤然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力量时,所思所想的必定是突破自身原有的各种束缚,去攥取更多的东西,获得更高的位置,如此一来,朝廷又该如何对待这样超出了普通人范畴的人?”

她眉宇紧锁,思忖片刻后道,“招而安之,许以荣华富贵,让其为朝廷效力。”

“很不错的想法。”顾判微微一笑,紧接着又道,“那么,如果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的人在天地变化中获得了诡异力量呢?朝廷都能将他们招而安之,一一收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