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丝瓜菠萝视频在线观看

张总管本以为张家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这样能绵延上百年的大家族,对嫡长子的教育还是很严格的,只有那些根基不稳的人家,因家规不严,嫡长子才会出现是纨绔子弟的情况。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竟然查出来一堆的问题。

首先,说说张轩本人。

张轩本人性情风流,整天拈花惹草,眠花宿柳,最爱做怜香惜玉的事,府里府外碰过的女人,起码二十个以上。

光是风流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他搞出了“人命”——勾搭一个小户人家的香艳小寡妇后,对方生了个孩子。

因在安然的世界,安然不太搭理张轩,导致两人联系较少,跟杜鹃联系也较少,少了这两个女人的牵绊,张轩在外面的次数自然就多了,这次数一多,会跟原身世界不一样,搞出“人命”也就很正常了。

偏偏那寡妇精着呢,生怕张家人不会让张轩生个庶长子出来,所以一看怀孕了,就让张轩不要跟家里说,给她租个院子,偷偷养胎,等孩子生了,再由张轩带回家。

虽然张轩也知道有庶长子不太好,但他觉得,跟谢二娘的婚事应该跑不了,所以根本不害怕,只跟家里说,先把庶长子娘俩安排在庄子上住着,等安然嫁了进来再接回来不迟,到时安然都嫁进来了,看他有庶长子,难道还敢和离不成?

这孩子都生下来了,是张家的种,总不能打死或扔了,再加上儿子说的也有道理,张大夫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听从了张轩的意见。

其次,张家本身也有问题。

张家面上说属意谢家,其实是拿谢家做备胎,他们真正想娶的,是陛下最宠爱的小公主。

没办法,这一代张家嫡子只有张轩一人,将来可能就是由张轩继承家主之位,但张轩于科举上并无兴趣,也就是说,将来并不能将家业发扬光大,在这种情况下,张家要在朝廷上没有话语权,可不是什么好事。

MM可爱的大眼睛自拍图片

万幸张轩皮相不错,虽风流成性,但不得不说,对女人颇有手段,所以张家便想尚公主,到时家里尚了个得宠的公主,就能变相地在朝廷上有话语权,而且尚公主虽不能科举了,但同时也会得到一个侯爵的爵位,他们这样的大家族,虽然并不怎么看重爵位,但要有的话,自然也是好的,毕竟锦上添花。

结果,张轩弄出了个庶长子出来,这样一来,还怎么尚公主,娶普通人家的姑娘,不用担心庶长子,顶多跟亲家闹一闹,尚公主,有庶长子的事一旦曝光了,皇帝这个亲家要跟你闹一闹,那可就吓人了。

所以张轩有庶长子的事一出来,张家就断了尚公主的念头——其实这正合张轩之意,他根本不想娶个公主压着自己,以后不能风流,这也是他随小寡妇生下庶长子的原因,毕竟他要真想尚公主,知道不能生庶长子,怎么可能随小寡妇怀孕。

刚好谢二娘这时传出来得太后和礼亲王府赏识的事,张家人一合计,觉得谢二娘这个备胎挺好的,可以转正了,所以便比原身世界,还要早一点,准备跟谢家提亲了。

要知道在原身世界,由于张轩没搞出“人命”,张家还寄希望于能尚到公主,所以一直没定下原身,一直到后来太子找上谢家人,张家人就只能靠边站了。

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内容,张总管也是啧啧称奇,想着这张家人也真是龌龊,还真当张轩是宝贝蛋,谢二娘那样的人,也能被他当备胎了,什么玩意儿啊。

要说张总管不快的话,礼亲王就更不快了,一想到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被人这样不珍惜,他就难过,想着要是他身体是好的就好了,一定会将安然娶回来,好好待她的,而不是像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那样作践她。

当下礼亲王气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将那叠调查资料往桌上一拍,道:“一定要跟二小姐说清楚张家的情况,不能让张家得逞了!”

张总管生怕礼亲王气出个好歹来,赶紧应了,道:“好好好,小祖宗,老奴一定会跟二姑娘说清楚,然后想办法让张家提不成亲的,就是你,你可一定要好好的,不能气病了,要不然老奴以后可不敢再跟殿下说这些事了。”

礼亲王勉强笑道:“没事,我能挺得住。”

其实最近身体又开始不行了,他自己的身体他清楚,但,无论如何,都要在自己不行之前,帮安然寻到一门好亲事,免得她被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祸害了。

当下张总管便将这些资料,拿给安然看了,安然看了这才明白,暗道原来如此,她说呢,张家一直说要娶她,怎么一直不来提亲,敢情是拿她当备胎啊!还真是……无语,想来原身世界,张家一直没提亲,大概也是为了公主的缘故了。

还有张轩这样风流,难怪在原身世界,一听说太子要娶原身,立马就撤退了,只怕对原身,只是表面看上去深情,实际上感情也就那么多吧,一看有危险了,就立马跑路了,生怕连累到他了,要不然,要真是像原身喜欢他那样喜欢原身,也不可能都不尝试一下,立马就甩掉了原身。

张总管道:“张家要来提亲的话,贵府可能还真会同意,所以要不要咱家出手,帮二姑娘阻止这门亲事?”

安然好奇地问道:“张公公要是想阻止的话,准备怎么做?”

“很简单,将张轩有庶长子的事,放给你父亲知道就行了,你父亲对你虽然不好,但现在求亲的人那么多,还有比张家条件更好的人家,有选择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把你嫁给一个有庶长子的人家,让他丢脸?毕竟你父亲最爱脸面的,不是吗?”

安然点点头,抚掌道:“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公公跟我想的一样,如果没有公公帮忙,我也打算这样干,不过现在既然有公公帮忙,那就有劳公公出手了,您手下人多方便,不像我,没几个得用的人,散播消息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