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抖音视频在线观看

*** 这个黑袍青年,一看就是那种专业级别的刺客。

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眼看,他就要陷入必死之局,索性直接自杀,避免落入到敌人手中,出一些不该的话。

可惜,他遇到的是苏辰!

敢来刺杀他,可不仅仅是被反杀那么简单!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来我苏家行刺。”

族公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脸上露出愤怒之色,抬手一掌,朝着黑袍青年狠狠拍去。

砰!

黑袍青年倒飞开去,浑身骨头碎裂,可他硬是没发出一声惨叫,嘴巴死死紧闭着。

“苏辰,没事吧?”

族公发泄了一番后,冷静下来,关心道。

“没事,您还真是老当益壮啊!”

清爽小妹的可爱萌样

苏辰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恐怕,族公年轻那会,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

否则就不会有这番修理人的本领了。

看着那躺在地上,如同一趟烂泥的黑袍青年,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嘿嘿”

族公脸上露出一抹丰富至极的表情,没有否认,而是目光一冷,落在黑袍青年身上。

“吧,谁派你来的?”

对于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刺杀,他心底无比窝火。

苏辰心底也露出了疑惑。

到底是谁,为了杀掉自己废这么大一番功夫?

这明显就是专业刺客,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请动得了的。

“我不会的!”

黑袍青年喷出大鲜血,狞笑一声。

如今的他,早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是嘛,不,这可由不得你。”

苏辰冷笑一声,一掌伸出,朝这黑袍青年眉心按去。

轰!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可却蕴含了一股极其狂暴的心神之力,朝着黑袍青年的脑海侵蚀而去。

搜魂秘法,展开!

“你是谁,!”

苏辰冷声问道。

“我叫黑焚,来自于黄泉!”

黑袍青年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老实答道。

“黄泉天府?”

苏辰眉头一皱,低声问道。

“是的,我是黄泉中的九代杀手,受雇于人,前来刺杀你!”

黑袍青年脸色木讷,一字一句道。

“受雇于谁?”

苏辰脸色微沉,问道。

“受雇于”

黑袍青年正要出那个人名字的时候,突然惨叫一声。

“啊”

黑袍青年脸容扭曲,疯狂挣扎,到最后,神魂崩溃,死得不能再死!

众人看着这一幕,纷纷倒吸冷气。

堂堂一位半步合灵境强者,然后就这么死了?

这在以前是如何都不敢想象的事,可现在,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是怎么回事?”

族公看着这一幕,眉头紧皱。

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个黑袍青年死得有些不同寻常。

“是我大意了,此人神魂被下了禁制,不心碰到了。”

苏辰收回了右手,轻叹一声。

“你也不用介怀,既然是黄泉天府的人,那么有这种手段也不奇怪!”

族公脸上露出一抹阴沉之色,担忧道。

“黄泉天府,这可是西北大地的庞然大物!”

苏辰闻言,沉默了下来,没有话。

关于黄泉天府的势力,他又怎么会不清楚?

上一世,苏辰虽然没有与这个势力有过交锋,可也知道,这可是一条盘踞在整个帝国的毒蛇。

黄泉天府的势力,又岂止是西北天府这么简单!

不过,好在这只是个杀手组织。

想要请动黄泉天府的人出手,必须付出高昂的价格。

每次刺杀不保证成功!

每一名黄泉杀手明码标价,顾客自行选择!

如果顾客所请动的杀手死亡,任务自行失败!

所以,方才那名刺杀苏辰的九代杀手死了。

除非有人继续出钱雇佣新的黄泉杀手,否则,刺杀任务终结!

所以,对于黄泉天府,苏辰倒不怎么担心。

他真正在意的

到底是谁想要自己的命?

隐藏在未知的敌人,那才是最可怕的!

“族公,您不用担心,这黄泉天府要敢再派出杀手,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对!”

苏辰眉毛一扬,淡笑道。

“哎你是不知道黄泉杀手的可怕,现在出手的是九代杀手,如果来的是八代杀手呢?或者是七代杀手呢?”

族公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八代杀手?七代杀手?那又如何,我苏辰照杀不误!”

苏辰脸上露出一抹凌厉杀机。

难道,堂堂的苍龙战帝还会怕几个杀手吗?

任何强者想要成长起来,哪个不是经历了腥风血雨!

“好!不愧是我苏家子孙!”

族公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欣慰之色,鼓掌道。

“跟我来,老夫带你去一个地方!”

完后,族公径自站了起来,朝着宗殿外走去。

“你们把这人处理了,然后就回去修炼吧!”

苏辰扫了一眼地上那具尸体,吩咐道。

“好!”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应道。

族公没有去藏经阁,而是向着后山走去。

苏辰紧随其后,沉默不言。

一刻钟后,他们来到了黑渊附近。

“族公,这地方”

苏辰脸色微沉,没想到,族公带他来的地方赫然是后山黑渊。

上一次,大长老重新杀回苏家之后,便是将族公关押在了黑渊底部。

可这次,族公带他来这里干嘛?

“如今,你也有资格知道我们苏家一些秘辛了!”

族公脸上露出一抹沉重之色,陡然一晃,冲进了黑渊。

“苏家秘辛?那是关于家主令的事吗?”

苏辰眉头一挑,踏步冲出,进入黑渊。

黑渊底部,一阵潮湿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族公走在最前面,沉默不言。

苏辰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心底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仿佛有种血脉相连的悸动。

“莫非大伯在这里?”

苏辰心神一震,脑海内,猛地露出这样一个惊人念头。

可是,他又很快摇了摇头。

如果大伯真的在这里,那么,苏家内乱的时候为什么不出现?

难道,他真的忍心看着苏家族人斗个你死我活吗?

苏辰压下心底的猜测,沉默不言,一直跟在族公身后。

整个黑渊底部十分巨大。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

苏辰前方,赫然出现了一扇石门。“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