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小视频怎么下载

《别来定义我》这首歌,实在是太像替小白回应外界的质疑了。

但网友们听着听着,又觉得不是。

因为,这是付文耀自己的歌!

沉重的riff,沉重的贝斯和底鼓踩下,付文耀的声音咆哮着:

“别来定义我

说我是黑色、白色

还说我变灰了

别来定义我”

听着那沉重的,简直像是史前野兽咆哮的极端嗓,带着耳机,开大了音量的歌迷们,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

我去,这是耀哥?我耀哥的极端嗓已经牛叉到这个地步了?

那低沉的声音,像是站在一只怪兽的头顶上唱歌。

似乎在付文耀的胸腔之下,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怪兽,在震动着自己的胸腔,一起共鸣着。

80后mm的开心婚纱照

怪兽!真的是怪兽!

“别来定义我

要拿我的棱角

来套你的方格

别来定义我”

激烈、重复、极具律动感的riff声音变大,付文耀沉重的喘息声,像是在奔跑,像是在挣扎。

从天而降的牢笼,想要将这只怪兽围困,咆哮的声音,加入了更多的假声带震动撕裂感,巨大的怪兽,在荒原之上咆哮。

“别来定义我

在我身后划出黄线

还说我超出太多

别来定义我”

不是我超出了规则,不过是你故步自封,不敢向前而已。

“别来定义我

我不是bad boy

也不是你的honey

别来定义我”

歌词从低音咆哮,变成了高音嘶吼,像是挣扎,暴怒的野兽,在荒原之上狂奔,战斗。

我不是谁的bad boy,也不是谁的甜蜜偶像。

我就是我。

我一直在进步,一直在改变。

不要妄图让我缩在你的舒适区里,这不是我。

虽然一直以来,付文耀都不如谷小白那么容易吸引火力,但是对他的苛求、要求也从来没有少过。

譬如对他的新专辑,很多迷恋他的颜值,迷恋他的人设,迷恋他的家产,甚至迷恋他和谷小白那不存在的“白耀CP”的人们,都在拼命抒发自己的想法,想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

付函退出娱乐圈之后,许多付函的粉丝们,也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付文耀的身上,说希望他继承自己哥哥的衣钵。

付文耀比付函更火,但也承受了更多的压力。

付文耀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不要强行在他的身上加人设。他不是什么“豪门公子哥”,也不会继承付函的衣钵,他要做的是自己的音乐。

他不在乎自己的音乐能不能再出圈,能不能讨好所有听众,他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想要做自己喜欢的音乐。

但是粉丝们并不听。

没办法,人们没办法选择自己的粉丝。

但无所谓,付文耀也并不想因为讨好别人而改变自己。

正如他的这张专辑。

里面连《bad boy》都没有。

似乎是在说。

“你们觉得我是bad boy,但那其实只是我的一面,只是过去的我。”

听完这一首的粉丝们,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bad boy》这张专辑,恐怕并不是他们所想象中的那一张!

《别来定义我》这首歌,不是唱给谷小白的。

但是这个时候发歌,却明显是为了谷小白!

网络上各种声音立刻就炸了。

“付文耀临时发专辑,或为谷小白发声站台。”

“付文耀替谷小白发声:别来定义我。”

校歌赛粉丝、谷小白的粉丝、付文耀的粉丝,也都兴奋了起来。

“耀哥为小白发声了,我耀哥霸气!”

“欺负我东原大学物理系?问过大哥我没有!”

“你们有什么资格评判我们小白?等你们到小白这么优秀的时候再说吧!”

“别用你庸才的思维,去理解我们天才的小白!”

有了人发声,支持谷小白的人,终于有了主心骨。

顿时结成了统一战线,疯狂刷屏。

“别来定义我!”

当然了,这种刷屏也只是防御性的,真的没啥杀伤力。

然后有人突然怀念起一直都没有发声的306了。

“物理系那个怼天怼地的怼怼侠呢?怎么还没出来?”

如果东原喷侠出来了,我方怎么可能如此窝囊!

远方的王海侠拔剑而起:“我想怼人!”

旁边,赵默和周先庭把他无情架走“不,你不想,你想去刷题!”

王海侠泪流满面。

我也想出去怼啊!但是我在刷题,我要考满分!

都怪小白,把校园百子的标准拉到了那么高!

我要化悲愤为学习,我要努力!

等我成了校园百子,我要怼天怼地怼空气,我要连怼三天三夜!

我要写一首歌,叫《谁快来怼我》!

付文耀下了船和付中梁一起来到了谷小白下榻的酒店。

远远就看到谷小白已经在招手了。

“嗨!耀哥!”

这次谷小白自己出来,身边没有306,也没什么别的好朋友,整天和一群大叔阿姨大爷大妈在一起,参加各种学术会议,真的快闷死了,看到付文耀,开心坏了。

付文耀在楼下,整了整自己身上笔挺的西装,摆出了一个非常成熟的pose。

“嗨,小屁孩,快要17岁了什么感受啊!有没有觉得自己终于长大了一点了?”

谷小白:“……”

付文耀:“啧啧啧,你说你惨不惨,被人黑到这样子,没有耀哥帮你出头就是不行啊,你看被人欺负的都不敢说话!”

谷小白快气死了。

付文耀:“唉,竟然还会被禁足,快点成年吧,可怜的小家伙!”

谷小白终于忍无可忍,“呔,吃我一招!”飞踢!

付文耀连忙躲到江卫身后去了。

虽然付文耀天天健身,但是不知道为啥,打不过谷小白!这家伙战斗力贼高!

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躲!

江卫眼观鼻鼻观心,任由俩人在他身边团团转。

“我是一根柱子,我是一个轴承,我是中流砥柱,我是旋风正中……咦,等等,我会写歌词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发歌了?”

付中梁看着那边俩家伙幼稚的模样,摇头叹息。

“唉,两个小屁孩。”

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他点了一下耳机,切换到了下一首歌。

耳机里,正是付文耀的新专《bad boy》,下一首主打歌。

《他说》。

“咚!”一声,沉重的鼓声。

“咚咚咚咚……”中国鼓!

沉重的鼓声,震动着人的心脏。

鼓琴!

下一秒,低沉,宛若有两个声带同时震动的低沉吟唱响起。

“呜呜呜呜~~~~噢哦哦哦——他说……”

“呜呜呜呜~~~~噢哦哦哦——他说……”

低沉的声音,像是大地在觉醒,像是天堂在坠落。

像是满身尘土的巨龙,终于飞出了沉睡千万年的巢穴。

付中梁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圆了。

喉音唱法?

俗称……呼麦!

这是我儿子的歌?

我了割草!

我养出来了个什么怪物!

这世界上,不知道多少人,在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才明白了上一首主打歌的意思。

别来定义我。